专访 | 周星驰姜文连连叫好,这部黑马电影凭什么

首页 » 电影 » 正文

原标题:专访 | 周星驰姜文连连叫好,这部黑马电影凭什么

1905电影网专稿 “以前可能还有借口说自己郁郁不得志,没有伯乐赏识,这次电影真的拍了,如果再失败,可能就没法反驳,就会有特别的无力感。”

青年导演、执导的电影即将于3月30日和观众见面,电影此前入围了各类影节影展,更是去年在金鸡影展时,一开票迅速售罄。

只是和电影里的张了一(宋木子饰)的经历相似,导演李阔险些放弃对梦想的追求。但他心中带着不甘,最后坚持了下来,只是在好友家住了半年的沙发——这个小插曲也变成了电影里害虫(李飞饰)的故事。

电影放映后获得许多正面评价,如今电影即将上映,蛰伏数载后的高光时刻,李阔、单丹丹和另一名联合编剧高群都早已在各自家族群“汇报”完毕,家人也都随时等待着他们每次反馈的活动照片和视频。

或许对于他们而言,曾经在电影里讨论剧本更应该交给拍,还是导演、完成,在现实中都有了投射——姜文看完《银河写手》之后,“觉得特别好,是超过‘好’的那种好”;闫非彭大魔同样力挺支持;就连看完之后,都赞不绝口。

01.造梦

我们见到两位导演,恰是在2023年中国电影金鸡奖期间,彼时的他们经历着无数个“人生第一次”——第一次带着作品参加规模那么大的电影盛会,第一次以新人导演身份成为各种论坛的座上宾……

李阔和单丹丹彼此还会闲聊,“像做梦一样。”

那几天李阔会特别紧张,倒不是担心梦会醒,反而是害怕让观众失望。《银河写手》在前期影节上得到了不错的反馈,“很怕大家这么看好我们,不管是电影也好,导演能力也好,恐慌下一部别拍砸了。”

虽然两人早已把眼光放到了未来,但对于当下,行动早已“出卖”了他们。前期展映期间,李阔都会等开始放映之后,站在影厅过道边,拿出他的小本子,记录观众的笑点,以及其他反馈。

电影是一场造梦的过程,对于如今的李阔和单丹丹亦是如此。

在电影《银河写手》里,虚幻与现实的边界似乎被模糊。故事发生在了北京常营地区,对于熟悉这一带的人很清楚,北京影视行业相关从业者,大多数都住在,或者住过这一带。

于是,电影开场就有一句台词,“你编剧住什么丰台啊,来咱们影视行业的宇宙中心——常营啊。”导演并不想将其过分突出,“如果把这个地区拍得特别突出,本地观众很有代入感,但外地观众就会有疏离感。”

因此,两人没有过度强化区域本身,而是在这个范围取景,如同彩蛋一般,让能懂的观众从中增添了观影趣味。

只是比较遗憾的是,电影里有一场在影院门口换票的戏,导演们原计划是在卢米埃影城前拍摄——那是他们往日最常去的一家影院。

由于各种客观条件,最终没能实现,但如今电影即将上映,这家影城成为了首映礼的举办地,也让《银河写手》的故事完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

“我们试图去探索电影中的真实,与真实生活中的真实,他们之间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如果说梦是有起源的,那么这便是《银河写手》的源头之一。

02.节拍器

电影里,张了一和孙谈(合文俊 饰)为了能让电影有机会被拍出来,听取着资方不断提出的意见,改了一稿又一稿。

而《银河写手》是主创从业以来,修改次数最少的剧本,“就一稿。”

电影里,张了一和孙谈会拉着好友来家里讨论电影里的创作,现实的李阔和单丹丹亦是如此。他们在家也会有一块白板,和电影里一样,经历着每部电影创作都会有的关键内容。

对标影片。几乎每部电影创作的时候,都会找其他电影做参照物,尤其是新人导演的作品。《银河写手》也会有,但不是完全对标,会有一部分的想法。

“我们当时想对标导演的,以及。它们和《银河写手》最大的相同点,都是一个群戏,都很自由,都有旁白,以及都有手持。”

在质感方面,导演们希望做出一点复古胶片的质感,“我们参考了九十年代导演的。”甚至角色的有些造型,都是参考了当时姜文在那部电影里的造型,“那个时代的青春,都很有活力,身上有一种生命力的感觉,我们很希望能把这些东西放在《银河写手》里面。”

不管《独自等待》,还是《有话好好说》,都是属于上世纪90年代的北京,而《银河写手》则是两位导演送给北京当下的故事,“拍这个故事,也有点像是在记录我们这群人的青春。”

《救猫咪》里的节拍器。《救猫咪》是好莱坞最负盛名的编剧经典书籍,几乎没有一个编剧没有拜读过。其中的“节拍器”更是无数编剧的创作纲领和必胜要诀。或者用现在一些人而言,就是“套路”。

在电影《银河写手》里,两位导演试图用一段“三分钟讲述电影”的方式,让短视频中的常客——小美小帅“调侃”了节拍器。即便如此,正如同电影里的台词那样,“每个编剧都努力地让自己的故事去遵循节拍器。”

“我们在白板上有一个这部电影节拍器的曲线图。这个故事的模板用几千部电影证明了它是行之有效的,是观众喜欢看的。但在很多地方,我们做了一些小小的反套路。”李阔和单丹丹私下就是喜欢不拘一格,偶尔搞怪一下的人,“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就会这样吧。”

不过电影里“救猫咪”这段戏码中,导演们计划了要拍一镜到底的内容。但当大家真的到了现场发现,并不好实现,于是,单丹丹带着演员们用了1个小时进行排练。当天其实时间非常紧迫,前后只有2个小时。或许越是紧急状况,越能把大家潜力挖掘出来,最终用了1个小时,大家就拍出了最满意的一条内容。

演员宋木子更是兴奋,笑称回去过年不看春晚了,就要反复播放这个镜头。

除了前期规划的种种,《银河写手》不少的创作惊喜来自后期剪辑台。

电影里,张了一和孙谈为了防止自己剧本被人抢了版权,连夜去版权中心注册,当时他们出来之后,本会有个黑屏。后来在后期创作时,“我突然觉得大家要重视这件事情,全国有六个地方可以去。”于是,单丹丹就把全国六大版权中心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穿插在那,“效果挺好,也挺好玩的,我们就保留下来了。”

害虫的结局亦是大修改。原本在剧本里,害虫的结尾就是在剧本杀时偷手机被抓,“后来我们觉得这个结局太悲了,而且大家都很喜欢这个人物。”于是,大家又重新分析了害虫这个人物的性格和动机,“他犯法的可能性不大。”

最后,剪辑的时候,每个人物的结局用默片的形式呈现出来,最后他冲着镜头笑的画面,其实则是电影花絮,“我们找到了拍摄花絮,把它剪到正片里,再用调色包装了一下。”

后来,电影的摄影指导去看粗剪时,意外看到影片里的自己,“他都懵了,没想到自己还‘演’了电影。”

03.现实

《银河写手》很多情节都是编剧生活中遇到的真事。譬如,李阔也有一个师弟,刚过30岁,喝酒到痛风,然后在生日上大哭;也有他师哥的故事。

只是电影里,更多的故事属于李阔和单丹丹的故事。

李阔和单丹丹现实中就是一对夫妻,他们在拍《银河写手》期间领了个证。因为现实中,李阔非常喜欢诺兰,单丹丹送了他一块《星际穿越》同款手表。起初他一直不舍得戴,放在柜子里。

直到电影开机,他才非常郑重地拿出来佩戴。殊不知,就被道具师拿走,直到电影拍完,保证道具质感。

电影里的剧本刚有售卖意向时,主角们就迅速把这消息告诉了三姑六婆。李阔和单丹丹曾经在创投中,遇到了有购买意向的片方,他们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告诉了父母,谁知道一周之后,这则消息在家族群里变成了“李阔和丹丹的电影要上映了”。

他们也理解,父母永远是最为孩子开心的。但事实上,曾经的李阔也和电影里的张了一一样,差点选择离开了北京。

李阔之前在大学是学习表演的,刚毕业演话剧,从服务员开始演,慢慢演到男四,那时候场次并不多,一个月可能就五六场,收入可能将将维持房租。那时候,他和好友合租了一间两室一厅,就是后来为《银河写手》写歌的音乐人赵钶。

当时他已经拎着行李箱走到楼下了,但心里特委屈,一个人默默地哭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给家人打了电话说不回去了。但是房子已经被他转租给了另一位好友,没办法,他就在那个房子的客厅里,睡了半年。

如今兜兜转转,属于他们的第一部导演电影终于要和观众见面了。

在这座城市经历过的风风雨雨,总是迎来了彩虹。他们始终没有忘记生活中那些撑伞的人,“那时候给朋友们画过饼,说大家来帮帮我们,如果有好成绩的话,一定会感谢大家的,现在真的大家可以一起分享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cheung.com/artdetail-10016.html
 推荐视频

飞驰人生2

沈腾 范丞丞 尹正 张本煜 孙艺洲

奇谋妙计五福星

洪金宝 吴耀汉 冯淬帆 岑建勋 秦祥林

锡尔斯玛利亚

朱丽叶·比诺什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科洛·莫瑞兹 拉斯·艾丁格 强尼·弗林

战无不胜

Gregory Hlady Volodymyr Abazopulo 斯坦尼斯拉夫·波克琅 Anatoliy Barchuk

骇故事之恐怖殡仪馆

夏望 刘芊辰 吴瑞君 苏怡然 王景晨

越野狂飙

Steve Howey Mike Vogel Channing Tatum

梦想合伙人

姚晨 唐嫣 郝蕾 郭富城 李晨

偷吻

让-皮埃尔·利奥德 德菲因·塞里格 克洛德·雅德 迈克尔·朗斯代尔 哈里-马克斯

杀戮疑云

加里·诺希利 Erik Jorn Sundquist Liz Clare

剑雨

杨紫琼 郑雨盛 王学圻 徐熙媛 余文乐

在我消失前

肖恩·克里斯汀森 法提玛·普塔塞克 埃米·罗森 保罗·韦斯利 朗·普尔曼

圆梦之梦

刘俊相 申东美 金姜贤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